哇叽文学网 > 古代言情 > 首辅的夸夸小夫郎

【正文完】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您现在阅读的是哇叽文学网www.wajiwxw.com提供的《首辅的夸夸小夫郎》【正文完】(第1/2页)

    第 168 章

    姬景璃和叶煜辰两人同步转头看向应有初, 眼神中透着浓浓的不解,他们和桓王等人的距离不过十丈远,殿门也是大敞开的, 不用喊他们也能听得见,不理解应有初为什么非得这么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应有初吼完身心舒畅的“哦”了声, 原来喊话是这种感觉, 还蛮爽的。

    大家默契地无视了应有初的显眼行为。

    “桓王殿下,大局已定, 速速就擒吧。”叶煜辰将长枪别在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桓王等人还是不肯放弃, 仍逼迫老皇帝写传位诏书,长刀架在老皇帝脖子上,而他抵死不从。

    “诏书?你想要诏书呀?”老皇帝嗤笑起来,“朕写了…朕在你来之前就写好了, 咳咳…”

    老皇帝此刻很虚弱,要不是有人从后面架着他, 他估计站都站不稳。

    桓王听到老皇帝这样说,心中竟然泛起一点期冀,“诏书在哪?你写的什么?诏书放哪儿了?你说啊!”

    桓王揪着老皇帝逼问道。

    老皇帝自是觉得是他写下的血诏送到了姬景璃手上, 所以才带着大队人马前来救驾, 不过事后他自会追问清楚羽林军为何抗旨没有去支援边疆。

    “诏书…诏书当然是…送到景璃手中了啊…”老皇帝直视着桓王道。

    桓王一愣,老皇帝都这么说了, 诏书的内容不言而喻,他顿时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他攻进皇宫那会儿就开始将所有的宫门都严加封锁, 根本无一人逃出, 诏书是怎么送到宁王哪儿的?

    此时趴在地上的总管太监顿感不妙, 乍然起身朝姬景璃奔去。

    桓王余光瞟见他的动作,眼疾手快地将手中的刀掷出, “咻”地没入总管太监的胸膛。

    总管太监倒在姬景璃的脚边,从胸襟拿出血诏后了无生息。

    变故突起,老皇帝见桓王没了威胁他的刀,拼尽最后一丝力气一把将人推开,他自己也体力不支的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殿外的羽林军收到叶煜辰的指示,迅速冲进殿内,将桓王等人拿下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九殿下连忙跳了出来,“先别杀,先别杀!”

    “把桓王一众逆贼押入天牢,容后再审,”姬景璃看了一眼九殿下,又说道,“你要问什么,就去天牢问吧。”

    九殿下点头,“多谢七哥成全。”

    说罢他直接跟上押送桓王的队伍,他是那样迫切地想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应有初抖开他从总管太监哪儿捡起来的血诏,一目十行地看完后递给姬景璃,“一切都尘埃落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该如何处置呢?”应有初问道。

    姬景璃乜了眼地上瘫倒的老皇帝,淡淡的开口道,“留着吧。”反正他也没几天好活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他没说出口,并不是觉得说出来会对老皇帝有多残忍,而是难得与他多费口舌。

    应有初打着哈欠,语气含糊的说道,“没别的事话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有家有室的人,不像姬景璃孤家寡人一个,皇宫这么大个烂摊子,就让姬景璃和叶煜辰两人慢慢收拾吧。

    历经宫变,应有初回到家时,已是三更天,本以为俞安他们都已经睡了,没想到全家竟都在大厅等着他回来。

    年幼的颗颗早已窝在俞安的怀里熟睡着,俞安手轻轻拍打着颗颗的背部,他从一开始的缓慢有节奏的拍打,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变得急躁不安。

    直到俞安看到应有初安然无恙回来的那一刻,他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,双眼腾起一层雾气,声音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出来的颤抖,“相公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应有初怕自己一身血气吓到他,但回来看到俞安这个样子后,又忍不住靠近,俯身在俞安额头上怜惜的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嗯,回来了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应财拍着应有初的肩膀,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爹,让您担心了,儿子一切安好。”

    应财从两人间抱过夹缝中存生的颗颗道,“已经很晚了,我带颗颗先回房睡觉,你们也早些睡。”

    俞安想到刚才应有初当着应财的面做出的亲密举动,顿时有些羞赧,脸颊泛起薄粉。

    应有初将俞安脸红的过程尽收眼底,揉了揉俞安的脸颊,罕见的没逗他,而是问道,“桌上放的什么?”

    桌子上放着一个小碗,碗里盛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像是什么植物的汁液,上面还飘着几根零星的杂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两人是谁先靠近的,他们不知不觉间又黏在一起了,俞安在应有初怀里一笑,“这个呀,是颗颗特意为你做的‘中药’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你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,不然指不定要缠着让你喝一口呢。”俞安眼里带着满满的笑意道。

    应有初眼角抽动,颗颗到现在还没放弃“毒死”他的念头呀。

    “最近是不是祝余又来过了?”应有初笃定的说着。

    俞安娇笑着点头,“是呀,两个孩子最喜欢玩‘大夫看病’的游戏了。”

    应有初眯了眯眼,“既然颗颗喜欢这个,过几日我就送他去柳南那儿学医。”

    应有初哪里想得到,就因今天的这个想法,真的让颗颗踏上了学医的道路上了,不仅如此,颗颗最擅长的还是研制毒药。

    应有初这边和睦温馨,而天牢又是另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“桓王,我要你如实告诉我,当年先太子一案的真相。”九殿下不想叫他三哥,干脆继续喊他桓王。

    桓王不为所动,九殿下语气快了几分,“不说也没事,等桓王府邸抄完家后,我会亲自审问,桓王应该没忘自己府上还有一位姓彭的知府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桓王才抬头正眼对上九殿下的眼神,轻描淡写的吐出一句话来,“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作甚?”

    “所以真的是你找人伪造了书信,污蔑我兄长叛国,是不是?!”九殿下眼底赤红,扯着桓王的衣襟怒吼着。

    桓王双手被锁链禁锢,任由九殿下摆弄,他看见九殿下痛苦的眼神,突然笑了,“是又怎么样?不是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九殿下气急,狠狠地照着桓王的脸打了一拳,“畜生!我兄长待你不薄,你为什么…”

    桓王越笑越大声,眼里浸出两行泪水也没断,喃喃道,“为什么?哈哈……为什么?”

    九殿下后退了一步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笑你和先太子,蒙在鼓里这多年…笑我自己傻,被人当枪使而不自知…”桓王眼神空洞,泪水却一颗接着一颗掉。

    “你说清楚。”九殿下死盯着桓王。

    “你去问问我们的好父皇啊,你就会知道的。”桓王声音沙哑不成调。

    九殿下愣神一瞬,转身吩咐衙役看管好桓王就出了天牢。

    桓王呆愣的望着牢中巴掌大的窗户,天空微微泛白,天就快要亮了。

    桓王时至今日,他才恍然大悟,老皇帝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继位,或者说,他不想任何人坐上他的那个位子。

    桓王思绪渐渐飘远,依稀记得,他以前只是个闲散的皇子,先太子事事优秀,文武双全,平时待人宽厚,对所有皇子都一视同仁,在朝政上能虚心纳谏,礼待大臣,能为父分忧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大哥在前头,他从小就接受了先太子是未来皇帝的事实,不曾肖想过皇位。

   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【哇叽文学网 wajiwxw.com,请收藏】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页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百度   搜狗搜索   必应搜索   神马搜索   360搜索

哇叽文学网|完结小说阅读-目光到不了的地方,文字可以。读书是最低门槛的高贵,是恰到好处的美好